專訪借宿創始人夏雨清:疫情對民宿行業有影響,但不致命
2020-02-21 20:06 借宿 民宿 疫情

專訪借宿創始人夏雨清:疫情對民宿行業有影響,但不致命

作者|劉喵喵 南北 

來源|連線Insight(ID:lxinsight )

受疫情的影響,全國的旅游出行業務幾乎停擺。

這個特殊時期,民宿行業也受到了影響,原本7天的春節黃金周,變成了毫無收入的低谷期。

在《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莫干山民宿產業影響情況調研報告》中,參與調研的大多數民宿主認為,民宿空置期預計將持續2個月以上、半年以內,損失額度在10萬-50萬之間。

微信圖片_20200221200306

圖源《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莫干山民宿產業影響情況調研報告》

疫情之下,民宿品牌們能撐多久?

民宿+生活方式空間運營商“借宿”創始人夏雨清告訴連線Insight,因為大多數民宿體量不大,民宿行業受到的沖擊并不致命,大部分民宿撐個一年沒問題,外界傳的民宿行業“清零”的說法是無稽之談。

但他也提到,疫情可能帶來的最糟糕的結果是,人們的消費欲望降低了,不愿意在外出旅行上多花錢。原本民宿行業就在走下坡路,2019年,全國民宿入住率總體比上一年下降了10%,尤其以麗江、大理為重災區,和入住率一起下降的還有房費。

此次疫情加速了民宿行業下行的趨勢,在這種態勢下,民宿們如何自救?

我們專訪了夏雨清,以下為專訪對話,經連線Insight編輯整理:

微信圖片_20200221200314

“借宿”創始人夏雨清

連線Insight:據您了解,這次疫情爆發之前,民宿的房間賣得如何?

夏雨清:不一定都訂出去了,但絕大部分的房間都訂掉了。春節是黃金周,現在只有國慶和春節是7天,所以好一些的民宿都滿了,差一點的,百分七八十的入住率也是有的。

2018、2019年,民宿的生意還是沒之前好,原因有二,一是民宿的數量太多了,第二是確實民宿沒以前那么熱門了。

春節黃金周的盈利比起國慶來要差點,各個方面的成本也比較高,包括員工工資和食材都貴。

微信圖片_20200221200319

連線Insight:什么時候出現退訂潮?

夏雨清:1月20日,鐘南山說可以新冠病毒人傳人后,退訂潮就來了。武漢封城后,迎來了大批退訂單。除夕、大年初一可能還有少量人住,初二三以后各地政府關閉營業場所,民宿就都關門了。

連線Insight:這次疫情,對民宿的收入和現金流影響有多大?

夏雨清:春節黃金周基本上是沒收入了。損失也很容易算,多少間房間,一間多少錢。按照莫干山民宿的收費標準,春節均價1800元,春節期間每間房少了一萬元左右的收入,14個房間就是14萬左右。刨除掉成本,每一間房的盈利損失在5000元上下,14間房就七八萬左右。

我看了一份莫干山的調查報告,在接受調查的178家民宿里,直接損失10萬元以下的64家,10萬-30萬元的,有77家。其它大多在10萬元上下。

現金流方面,這些損失對于民宿主來說影響并不致命。民宿主原本對房子的投入就很大,莫干山現在開一家民宿,一個房間的投入至少50萬,很多都在100萬以上,所以現在的這些損失,大部分民宿還撐得住。

我們最近看餐飲行業一直在說現金流撐不下去的新聞,這是因為西貝、外婆家等餐館的翻桌率太高了,現金流很可觀。他們不需要在賬上放很多現金,有這個錢就去擴張新店了。放3個月現金流就已經很龐大了。

但在民宿行業,1-3個月的現金流可以忽略不計。原本1月份就是淡季,也就只有春節7天有生意,其他時間沒什么人住,一直到4月份復蘇。好的民宿可能2、3月份也有生意,但是99%的民宿沒生意,有10-20%的入住率就很好了。

我這里說的民宿,是按照國家規定的符合要求的民宿:建在鄉村,體量不超過14間客房,單體建筑面積不超過800平方米。有些民宿會超過14間房,就是多注冊幾個個體戶,委托一家公司來運營的形式,但整體的體量不會特別大,民宿行業,不超過15間房的,應該占了90%以上。

微信圖片_20200221200326

連線Insight:特殊時期,怎么降低成本?

夏雨清:民宿這時期的成本分為幾個部分。

第一,食材,一般民宿的食材都是取自于當地,尤其蔬菜等新鮮的,臨時買都可以,所以不會備很多貨,影響不大,有些貨物放在冰箱里就行。

第二,員工工資,民宿的員工工資一般由兩部分組成,基本工資和績效工資,現在大部分民宿只給員工發基本工資。按照最近的政策,是可以給員工發當地最低標準的基本工資,但是我了解的大部分民宿主,發的都是勞工合同上簽的基本工資。

第三,租金。例如杭州西湖景區周邊的民宿,一般一棟房子二三十萬一年,五年前租的話,可能十多萬一年,民宿一般是兩三棟。按照兩棟算,全年50萬租金,一個月就4萬多,這是熱門景點的價格。

莫干山這樣的地方,一年5萬元一棟房子,一個民宿一般租3、4棟房子,年租金也就是15、20萬,一般都是一次性付掉。

一個月不開業,對民宿影響真不大,不會馬上倒閉,當然時間長了也不行。

連線Insight:如果這次的疫情持續比較久,民宿最多能撐多久?

夏雨清:我們分兩塊來說,很多人把城市民宿當做是民宿,其實不是的,他們是類似Airbnb那種,在城市里和酒店搶生意。酒店業這次受到的影響很大,因為他們的體量太大了。

真正的民宿,就像我剛說的,體量不大,多數建在鄉村,做旅游度假生意。據國家文旅部統計,到2019年,全國民宿超過10萬家,不包括農家樂、城市公寓這種“民宿”。

真的要硬撐的話,一年沒什么問題。以大理為案例,之前大理民宿關了一年半,大部分民宿還是扛過來了,平時現金流就不大,10萬出去,20萬進來,所以抗壓能力會好點。

民宿其實不是一門好生意,前期投入高,回本慢,十幾個房間幾百萬上千萬投資,但是正式開業后,運營成本就很低了,所以它的抗風險能力比較強。

不過,也會有民宿死掉,這和疫情沒關系,每個行業都有淘汰率,都有經營不下去的商家。餐飲行業的淘汰率在每個月10%左右,民宿行業一年都不會到這么高。還有,和餐飲關店全部拆除不同,民宿可以帶裝修轉讓,說不定一轉讓就把投入都賺回來了。

連線Insight:這次疫情算是加速優勝劣汰嗎?

夏雨清:不是,這次疫情可以說是延遲了洗牌。因為疫情是通殺的,好的、不好的民宿,都沒生意。對于原本優質的民宿來說,殺傷力強大一些,因為好點的民宿服務人員和成本都會多一些。

連線Insight:民宿行業的生意恢復常態還需要多久?

夏雨清:浙江現在有幾個民宿可以恢復營業了,但是要達到政府的要求,比如員工要配多少口罩,員工來自某些地區的要隔離14天等等。但是盡管如此,生意現階段是沒法恢復的,要等到3、4月份才能真正開業,但是那時候估計也沒多少人敢出去玩。參考2003年非典時期的情況,人們的旅游出行應該要等到5、6月份了,那時候民宿原本的淡季反而會迎來小高峰。

從目前的情況看,春節的損失,后面都會賺回來的。往年是從五一開始,一直到國慶都是旺季,莫干山有的民宿這幾個月能做到100%的入住率,暑期把全年70%-80%的錢都賺了。

微信圖片_20200221200337

麗水松陽鳴珂里民宿

連線Insight:您現在對民宿行業有沒有什么擔憂的地方?

夏雨清:最壞的情況是疫情持續的時間太長,各行各業受到較大的影響,大家都沒錢了,減少了旅游出行的預算,這對民宿行業才是最大的打擊。消費欲望降低是最大的問題。原先可能我的預算是1000元一晚,現在是300元一晚,或者干脆不去了,這對民宿行業來說就不太樂觀了。

連線Insight:民宿行業這些年有哪些變化?存在哪些問題?

夏雨清:這兩年民宿行業一直在走下坡路。

從2017年開始,民宿的入住率在下降,不是民宿客人在減少,按照國家的數據來看,入住總人數是在上升的。主要是這三年發展太快,民宿數量太多,原先一間民宿4、5間房很正常,但是現在都是開出40、50間的,房間太多了,麗江、大理和莫干山民宿的入住率就明顯下降。

另外,早幾年人們覺得住民宿是一件非常時髦的東西,但是現在發現到處都是民宿,那種心情就沒了,就從想住變成有需要才住,這也造成了影響。同樣的價格,你體驗過就不想去了,可能覺得住過了也不過如此。

今年疫情,對消費信心的影響還是很大的,客人的減少也會影響入住率。

所以很多民宿現在除了賣房間,也在賣很多其他的東西,希望能夠讓客戶多消費,我覺得以后民宿,體驗消費是一個趨勢。像寧夏的黃河宿集,他們推出的沙漠星光晚餐要1000多元一個人,但很多人想要體驗這種一輩子才有一兩次的經歷,就愿意花錢。這種體驗不是每家民宿都能提供的,但是土特產都能做,每個地方或多或少都有土特產,靠賣這些東西可以賺錢,甚至我降低一點房價都可以。

民宿以后肯定都是這樣,因為客人是有限的,入住率在降低,房費也在下降,一定要有非住宿收入。

我覺得主要是旺季增加營收,旺季來的人多,更有機會當場賣掉。我認識一個民宿在海邊,賣海邊大禮包,一家在陽澄湖,秋天賣大閘蟹,賺的錢都比房費多得多。

一個行業在走下坡的時候,大家都要想辦法自救,最終做得好的還是會留下來。

連線Insight
文章評價
匿名用戶
發布